零度空间

一时想不到该选什么 title, 刚好在破蛹的网站看到我的名,set 个名给我,就叫“零度空间”,我的网站命名就由此而来!

Wednesday, June 20, 2007

树,一棵

读了一篇关于大树(下)文章,有感而发,就借助作者的 title 写下这篇。

回想起自己的老家,印象中庭院有棵芒果树。到我懂事以来,就已经屹立在那儿了。不懂那时候父母是对种植有浓厚的兴趣,还是禀着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道理,在屋子四周都种了不少植物。当中的一棵,就是芒果树了。

要知道,小时候都没什么娱乐,计算机算是那时候的电脑了,电视节目也没什么吸引到我的,也只有把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庭院内。与昆虫,蚂蚁,杂草,石头,还有一些奇珍异石为乐。但自从红蚂蚁的侵略,霸占了整棵芒果树,我才被逼与那欢乐天堂说再见。

说起红蚂蚁和芒果树,令我忆起了姐写过的一篇作文。故事大纲忘了,但其中的一小部分内容还记在脑海. . .

望着已被砍掉的树根,不竟令我想起童年的种种。那时候芒果树上一直都有红蚂蚁在那儿横行霸道,害我们一家人都对它退避三尺。没人打理,没人施肥,没人浇水,芒果树也一天比一天地衰弱下去了,但它也很坚强,靠着天上下的雨,和不是很有养分的泥土活下去。

一天,分了成绩单,因为数学科考到了不是很理想的成绩,被一向重视分数的父亲破口大骂,还把我绑在芒果树上,当作惩罚。尽管我在那儿哭喊、求诉,父亲还是无动于衷。要知道,那时候居住在有大男人主义的家庭,连母亲也不敢出声。

渐渐地,因为我的随意震动、破空哭喊,引起了红蚂蚁群的注意。成群结队的红蚂蚁在我的身躯上慢游,开始时不寒而栗的感觉渐渐地麻木掉了,身上的麻痒感也渐渐变成疼痛感。挣扎着的身躯渐感无力,心里晓得,不管怎么挣扎也不过是于事无补。我想这是我最倒霉的一天了,天竟然不做美下起雨来!

雨下了很久,可是父亲还没把我松绑的意思,就由得我在那儿被雨淋湿。嗯,可能这也算是及时雨吧?红蚂蚁群渐渐离去,身上的疼痛感因雨水流过而减轻了许多. . .

. . .望着结了疤的伤痕,偶尔还会想起这件事,还有那棵可恶的芒果树。



印象中好像没发生过这件事,就可以断定我姐的这篇文章是自己编出来的。也是那时候开始,才知道文章是可以天马行空,拿来骗人的。加点创意,一篇文章也可以令人看得津津有味。呵. . . 小时候一直都以为文章都必须是 fact, 而不是 fiction. . . 童年啊~

可见,一棵已不存在的芒果树竟可以在我们姐弟俩的心目中留下阴影和回忆。被人遗弃,没什么产量,最终还是逃不过被砍的下场。到现在还在纳闷,为何芒果树最终都是被砍呢?(看过阿凯的 post 就有所感触)

在感触驱使下,突然想哼唱一首歌,
门前老树下,坐着老人与小孩. . .

4 Comments:

  • At 12:22 AM, Blogger 四季。寒冬 said…

    好怀念小时候屋后的扬桃树,它伴我渡过了无数个无聊的午后。。。

     
  • At 12:32 AM, Blogger jasmine said…

    老人与小孩,
    好听!
    有一种感动的歌。

     
  • At 3:21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Yan,
    最近好嗎?
    好久都沒空上來作作客。
    謝謝你你的鼓勵。

    cheelin.

     
  • At 1:41 PM, Blogger 夏娃 said…

    我来追照片了哦
    ngek ngek XD

     

Post a Comment

<< Home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