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空间

一时想不到该选什么 title, 刚好在破蛹的网站看到我的名,set 个名给我,就叫“零度空间”,我的网站命名就由此而来!

Wednesday, March 12, 2008

三八

我决定去做检票员,就是这第十二届大马大选的检票员。

说真的,想太多的话未免会却步。所以就胆粗粗地报名加入了 PACA (Pooling Agent & Counting Agent)系列。


趁年轻时应该接触多一点事,不是吗?呵呵~ 而且下次投票被逼回家乡,要成为检票员也有心无力了。

其实身位检票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如果曾经投过票的人都知道,你必须拿了号码,到了教室交出身份证和号码,官员会大声念出你的名字与身份证号码,而背后就有一群参选党代表在纸上划横线割掉你的名字。

我就是那人群的其中一位。

随时都必须注意身份证号码或投票人名字是否与资料不符。有时候还必须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注意撕票员是否有在票上划画。投票人民是否有将手中的一票投进箱内,或有的暗地里把票藏起来拿出去(这也是为什么投票箱会是透明的)?

哎~ 四个小时坐在那儿不动,身子难受是免不了的。可是,来投票的人民总是带来了不少趣事。大部分的问题都是一样的:是不是划叉啊?有的更离谱,竟然问我应该划那里?(那时候就惹来了对党的横眼)

我说安娣啊,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啊?

五点整门就关上了,跟着手册投票箱必须封起来(就只用绳子、铁线及签了名的黏纸),然后移动桌椅以方便计票。为了安全起见,箱子封起来了,某些人要‘加’一些票下去也不太可能了。过后开封,把票全都倒出来,十张票捆绑成一团,再算总数(以确保箱内的票与撕出来的票数是一样的)。然后才来把票区分,如果遇到废票就丢在一旁(其实是另一个盒子)。

算完了,确保两方都没异议,各自签了一份确认书,票又倒回投票箱,又封起来,然后才载到总局算票。

一轮工作,搞到后来还要再做多一次。可是那也是免不了的,就是预防途中票箱内‘突然’多出几百张票投给某些政党。哎. . .

到了晚上,也是最紧张时刻了。在又饿又累的情况下(当然,工作超过七个小时了)期待着最新消息。朋友们的手机都一直在响,大家都用了手提电话来互通消息。当然,是自己支持党派赢了就一阵欢呼,是敌党赢了就一阵咒骂. . .

渐渐地,行动党攻下槟州,许子根输了,Eli Wong 赢了,伯拉胜了,三美也败征下来了. . . 从电视看现场直播,伯拉也无所谓地表示:输就输啦~ 好一个输赢又何必太在意?

原来,想要三分之一席还真的不是梦。国家有救了?还言之过早呢. . .

3 Comments:

  • At 9:04 PM, Blogger Invisible said…

    助选也是很不错的经验。

     
  • At 8:36 AM, Blogger ~Keric 盶祎 said…

    请问有什么空头找到这样的兼职?

    下届我想试试看。

     
  • At 3:42 PM, Anonymous Yan said…

    invisible: :)

    ~keric: 那时候我是看到幽子需要帮忙就答应了。

    我想下一次你可以在各党的 bilik gerakan 自动献身,他们应该会很高兴,因为那时候是最需要人,也最缺少人的时候 :)

     

Post a Comment

<< Home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