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空间

一时想不到该选什么 title, 刚好在破蛹的网站看到我的名,set 个名给我,就叫“零度空间”,我的网站命名就由此而来!

Wednesday, May 21, 2008

熬夜 . 想 . 清晨

回想一下,多久没熬夜了?

自从走进了社会大学,就鲜少犯下熬夜这不良习惯。须知,熬夜有害身体,也会令到身体精神不支. . . 一年前一直和新朋友一起半夜喝茶聊天。最多也只是迟睡而已,但也导致隔天猛打哈欠,身体疲惫不堪,眼皮几乎都必须用牙签来支撑着. . .

昨晚,正要睡了当儿,收到简讯告知有免费绿咖啡喝。一向嗜咖啡如命,也不理天色已晚,随时都可能会失眠的风险就一口答应了。随手也带条绿豆饼与他人分享。

当晚,我们谈了未来,谈了方向,谈了八卦,谈了女人,谈了技术,谈了器材,谈了败家经历,观了某些人的包包世界,尝试拍了‘鬼魂’(重叠)照,更改、讨论大马部落的网站,偶尔看看电视一直重复的四川灾情,然后观赏上野树里拍的连续剧. . .

岂不知,已天亮了。是太投入了?是时间过得真快?还是上野树里的魅力没发挡?

是什么都没关系了。难得可以看到天亮时光,鸟儿都在树上鸣叫。天气很冷,昨晚下的长命雨也还在下着。撑着伞,在绵绵细雨中走回家了。想起了某些人,应该还在被窝内钻吧?

冷清清的道路上,偶尔会遇到清道夫在扫叶。不见任何晨运者,是下雨的关系吧?

清晨啊,难得孤单。

7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Counter